江南仪式小说

2020-07-04 | 民生法规  浏览:0次

这是一个梦的世界。

茵果很清楚她在自己的梦里。这个梦她做了20年了,每个细节都烂熟于心,可每次都有不同的结局。她穿着单衣瑟瑟发抖,赤着的脚被紧紧地粘在了冰面上,脚背冻出紫青色的光。周围,是一圈眉目如生的人形冰雕,或站或坐,举止优雅地蔓延到视线不及处,像是一场盛大的社交舞会。茵果在期待着一样东西,仿佛从未出现过,可她就是无比坚信那样的存在。但此刻,她只能站在纯粹的寂静中……寂静地…等待……蓦地,爆出一声厚重的声响,铺天盖地的红,席卷而来,带着她所有热切的渴望,驱赶寒,融化冰,一路汹涌着逼近了,更近了,腥甜跃动……

一、鸽子

茵果猛地睁开眼,门铃声不知道已经响了多久,打开门,是快递。前几日定的望远镜到了。茵果有条不紊的验过货,签过字,打发走邮递员,转身正要关门,一颗螺丝钉调皮的滚了出去,停在离门半米远的地方。茵果先是一怔,继而恼羞成怒的盯了它半晌,最终无奈地吐了口气,“嘭”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前几天,对面楼顶搬来了一群鸽子,灰的白的,一律鲜红的嘴,漂亮极了!它们有时候停在屋檐上,有时候在屋顶上盘旋,甚至有一两只曾大胆的飞到了茵果的阳台上,啄她的小盆栽。茵果着了魔似的爱上了它们。这简直是上帝造出来的最完美的作品,优雅的羽毛下起伏着有力的肌肉线条,硕大的眼睛闪着宝石一样的光芒,尤其是那对神奇翅膀,驾着风,能随心所欲地穿梭在所有角落!茵果买了望远镜想要更清楚的看它们在天上飞,在屋顶跳,看它们红色的嘴还有美丽的翅膀。可是,因为门外那颗小螺钉,茵果花大力气组装好的望远镜始终耷拉着头,扬不到她要的角度。

茵果无奈地叹了口气,打开门,做了几个深呼吸,慢慢的趴下来。她犹豫了许久,才将右手完全伸了出去,仿佛那道门就是一个结境,门外隔绝的是数万凶灵。她一点一点地将上半身送了出去,双眼死死的盯着那颗螺丝钉,原本平坦的地面在她眼前渐渐的成了大海的波浪,一波接一波的把螺丝钉送向更远的地方。茵果忍不住一阵眩晕,楼梯、走道扭曲成了一堆纷繁的线条,乱哄哄的朝她抽打过来。茵果紧紧地闭上眼,惊恐的倒退着缩回门里,伏在地上艰难的喘息,像是溺水的人,终于上了岸。

等她回过神来,再朝门外看去,那颗小小的螺丝钉正讽刺的躺在不到半米远的地方,一动不动。茵果泪流满面地……想起了鸽子。

二、胎记

茵果用尽了智慧终于想出了个办法。她在望远镜与架子的夹角上塞了本书,勉强将望远镜固定在了上扬的角度。她贪婪的盯着鸽子们在镜头里优雅飞行的姿态,仿佛心也跟着无所拘束的飞了起来,有一种无法言语的畅快。就像……小时候在田埂上奔跑,风穿过头发,参杂着些树叶的味道,所有的景色都是阳光明媚的。那时候仿佛多的是没有尽头的田埂,没完没了的晴天。茵果甚至记不起是哪一天自己怎样从这样的回忆里跑了出去,只剩下一团寂寞。

镜头猛的一偏,茵果回过神来,原来是夹着的书掉了。镜头里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,坐在她的画架前。房间里贴满了她的画,素描、水粉、油画,各种各样的女性身体。曲线丰腴优美,体态大方,神情温柔。也有关于男性的,多半是粗放癫狂的笔法,扭曲的形态,给人阴森可怕的感觉。

她把画架前的镜子挪了挪,开始对着镜子脱衣服,缓缓地,像是舞蹈一样。她的背很漂亮,白皙光洁,腰身纤长,蝴蝶骨微微张开,像美人鱼那样侧坐着,很有些韵味。突然她像发现了什么一样,猛地转过身,胸前一抹惹人注意的红色胎记,像是一朵盛开的花,鲜艳夺目的刺痛了茵果的记忆。茵果的头嗡嗡作响,她曾经见过那个胎记,在什么地方。茵果想不起来,只是一阵心慌。

夜里,茵果梦见自己回到了小时候,遇见了那个有着漂亮胎记的女人,她高兴的要跟女人玩捉迷藏,还特别嘱咐她要等自己藏好了才能睁开眼睛。可茵果耐心的躲了很久,女人还是没来。茵果跑出来一看,女人正被画里无数扭曲的男人紧紧地抓在手里,挣脱不开。茵果害怕得拔腿就跑,身后传来的救命声,被淹没在了无限扩大的恐惧里,激不起一点涟漪,跑,快跑……

茵果猛地惊醒过来,一身冷汗。梦境和记忆紧紧的重叠着竟越来越清晰。她当然不可能忘掉那件事。只要她一天还被困在这具身体里,她就要被这记忆啃食一日。它像是一部黑白电影,不容拒绝的在茵果的脑中播放。茵果只记得要拼命地跑,身后是凶狠的歹徒,她还只是个小姑娘,哪里跑得过,眼看就要被抓住了,一个年轻的女人把她护在了自己的身后。歹徒没有要罢休的意思,双方动手推攘起来。茵果瘫软的坐在地上,只知道哭。她已经不记得,或者说从来没有清楚过事情是怎样结束的。因为在她的记忆里的最后一幕,是年轻女人倒下的躯体和她胸前喷涌的血,那形状像极了一朵盛开的花。

茵果再也没出过家门,看了不少心理咨询师,没有用。门外的恐惧远比抽象的说理来得真实。他们总说时间是最好的解药。奇怪,时间已经久得连茵果都淡忘了事情的缘由,却深深地让她记住了门外的恐惧。

三、仪式

今天是约好做心理辅导的日子。茵果早早地起了床。百无聊奈的等待中,想起了昨晚的梦。茵果鬼使神差般的架起了望远镜。透过镜头望过去,那女人正在挂昨天的自画像,有些印象派的味道,她把自己画成了受难的女神,眉头深蹙,神情悲悯,酱紫和深蓝的色调里,女神颓然的坐着,心里却是发着光的。

挂好了画,女人转身来到客厅,那里坐了一个男人,高耸着颧骨。两人似乎在交谈什么,可没几分钟就扭打了起来。男人顺手把女人甩开,女人高昂起青紫的脸,男人却没有要停止的意思。茵果赶忙报了警,但对面的形式却越来越紧急了。女人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,夺门而出,男人紧接着跟了出去,手里不知道抓着什么。

茵果赶紧穿上外套,一副势不可挡的架势,打开门的刹那又犹豫起来。顿了顿,她还是跨出了门,一路狂奔。地面渐渐变成了柔软的海绵,腿脚全然用不上力,楼梯扭曲着,仿佛像是钢琴上跳动的黑白键。迎面的风成了无情的鞭子,抽打着她。茵果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。她强迫自己往前跑,她甚至能听到身后的人传来的粗重喘息。眼前不断飞来年轻女人倒下的身体和她像花瓣一样鲜艳的血滴。茵果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出了大楼,眯起眼,模模糊糊的看见了那个颧骨高耸的男人。茵果跌跌撞撞的朝着他们一股脑撞上去,然后疲软的瘫倒在地,耳畔纠缠着高分贝的女声和惊恐的男声以及越来越近的警笛。茵果长长的舒了口气,像是完成了某种仪式的传递,将她从年轻女人身上得来的力量传递给了别的人,而她自己又仿佛获得了一种新的勇气。

茵果仰躺在这个门外的世界,突然觉得自己像只飞翔的鸽子,阳光穿过她紧闭的眼皮,是一片温暖的红……

共 260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茵果这个女孩,十几年前被坏人追赶,危难之时一个身上有一朵美丽胎记的女人奋不顾身的保护了小茵果,最后那女人却倒在了血泊中。鲜红的血在女人胸前流淌。这成了茵果的一场噩梦,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,从此茵果不敢出门,害怕出门。她整天整夜的把自己封锁在家里。她渴望蓝天,渴望自由,渴望象鸽子一样自由自在飞翔在蓝天下,但是,恐惧症,让她连跨出门口半步的勇气也没有。一架望远镜成了她观察外面世界的唯一工具。但是望远镜上的一个小螺丝滚到门外,她没有胆量取回。望远镜里她看到了前胸有红痣的女人,不知为何那女人和一个男人扭打在一起,越打越厉害。女人受伤,跌跌撞撞逃出门外,男子不肯罢休,拿东西追出去。女人有危险,茵果不知哪来的勇气,她报了警,犹豫片刻,她还是冲出去。女人得救了。茵果终于跨出了心里的那道坎,她的勇敢,终于战胜恐惧,她的心彻底走出了十几年前留下的阴影。小说采用倒叙讲述的方法,把一个心里有恐惧症的女孩从胆怯到勇敢的蜕变写的引人入胜。一群鸽子贯穿小说始末,象征着自由自在!小说不错倾情!【责编:一飞冲天】

1楼文友: 07: 9:54 感谢赐稿江南烟雨! 朋友,我在江南烟雨等你来!

2楼文友: 07:42: 1 我以为题目改成心坎,或是坎,仪式有些不合主题,一家之言,还望海涵! 朋友,我在江南烟雨等你来!

雅安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儿童便秘的治疗方法
阳江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友情链接: 纳河民生在线